星星饼干从天而降

这里饼干,杂食怠惰√
开学弧啊弧
混沌邪恶√
就很颓,希望有好运降临

【爆轰】他和他的猫和他

一个和猫争风吃醋的故事

有点长,感谢每一个看完的你

1

  轰焦冻从大街上抱回来了一只野猫。

   那天外面下着雨,一人一猫都淋得湿漉漉的。轰焦冻两边的头发混杂在一起,粘糊糊地贴在额头上。他穿的白色T恤上全是猫咪蹭上去的灰色泥水,滴滴答答地往下淌,在地板上汇聚成小水坑。

  "我亲爱的轰先生,你要是再站在那边,第二天我们的木地板就会被你泡化了好吗?!"

   爆豪胜己看见轰焦冻这副凄惨的模样不经有些头痛起来。他放下刚刚做好的荞麦面,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来,啪叽一声丢到轰焦冻的头上。

  轰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不自在地"哦"了一声,怀里的猫也挣扎着蹦了下来。

  爆豪胜己这才看见那只猫,他俯下身把那只脏兮兮的猫用手指捏起来,像电动雷达一样扫描着打量。

  那只猫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,毛炸炸短短的,现在还被泥水糊成了一团,摸上去一点也不丝滑柔顺。颜色居然还是土得要死的卡其色,根本就不符合大众审美。

天知道可亲可敬的焦冻英雄为什么要把它抱回来,爆豪想着翻了一个白眼。当他试图与那只猫对视之时,那小家伙迎面就是两爪子,在他的脸上硬生生刮了四道血痕。

  就像是爆豪胜己废墟之下,鲜血凝结的脸。

  轰焦冻从梦中惊醒,他掩面开始无声的哭泣。

  是了,那个时候他的爆豪胜己还在。

2

  这一击来得实在是猝不及防,爆豪胜己痛的咧了咧嘴,手上一松,猫又跳回了地上,留下一个个梅花状的黑脚印。

  居然红色的眼瞳,这真让人感到不爽,这不是和我撞色了吗?!他的手上开始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破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酸甘油的气味,隐隐约约有盖过荞麦面香味的气势。

  所以当初他到底是被谁给迷了心魄,看上了轰焦冻那个阴阳脸。连带着他的猫都敢骑到老子头上。

  站在一旁的轰对着一幕感到有些好笑,天不怕地不怕的职业英雄爆杀王居然会栽在一只小猫身上。

  他把湿淋淋的球鞋换下,套上温暖的纯棉拖鞋,走进房间里开始擦头发,毛巾上好闻的味道就在旁边打转,那种感觉就像是午后的阳光。

  轰满足地叹了一口气,蹲下身子给带进来的小家伙擦身子。他的眼角都带上了微弱的笑意,看来爆豪真的把橘子味的洗衣液买回来了啊,明明只是随便提了一次而已。

  意外的是一个细心的人啊,轰焦冻想到。

  猫咪喵呜喵呜地在轰的脚边绕着圈圈,尾巴在他的裤脚旁边一点一点,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他的拖鞋上不挪窝了,两只猫爪就这样扒拉着轰焦冻的裤子。

  那种占山为王的架势令爆豪胜己感到火大,他不满地用筷子在碗边上敲了敲,示意轰焦冻赶紧去换他的衣服。

  结果轰前脚刚踏进卧室,后脚爆豪就和那只猫怼起来了。一人一猫在地上打得不亦乐乎,从地板上,打到沙发上,再从沙发上打到饭桌上,最后以碰倒了荞麦面告终。

  换完衣服出来的轰选择与两个幼稚鬼冷战,这一冷就是一个月。

3

单方面的冷战结束后,他们俩开始讨论那只被抱回来的猫。

轰开始回想和那只猫的相遇。"碰上他的时候猫咪在和其他的。。打架。"

"脾气就和爆豪你一样臭,结果等我反应过来时,我就把他抱起来了。"

"你先给老子停一停,你之前不明不白的生气害得我给他铲屎铲了两个月,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它叫啥名。"爆豪胜己听得有些不耐烦了,开口打断了轰的语句。

"他有名字的好吗"轰有些心虚的转了转眼珠,眼神飘忽来飘忽去,看到桌子上的的卤鸭蛋,突然灵光一闪。

"卤蛋,对他就叫卤蛋。"

"这也太随便了吧,拜托你再仔细想想"爆豪胜己对自己的恋人感到无奈,十有八九这又是他随手想出来的。

"好吧,那就叫荞麦,很文艺了吧。"轰动用他所有的脑细胞,感觉自己取出了一个不错的名字。

"是是是,你可真是天才取名家。"爆豪胜己的棒读真的是显而易见,他那眼神里的嫌弃都快要溢出来了。

"爆豪没有人告诉你喜欢什么就应该用什么取名吗。"轰焦冻不满地对此进行解释。

"那你应该用我的名字。"

"滚。"

4
  爆豪胜己,爆豪胜己,他最喜欢的爆豪胜己。

  轰焦冻越是深陷于那些美好的回忆就越是无法自拔。那些温暖的记忆太过于真实以至于他总感觉爆豪胜己还在他的身边。

  他的咖啡色牙刷依旧摆在卫生间的杯子里,他的抽屉里是曾经买过的食谱,他的枕头依旧带着橘子洗发水的味道。

  他喜爱重金属的风格依旧洋溢在家的每个角落,朋克风的黑色外套,蓝色的电吉他,亦或是衣柜里带铆钉的褐色手套。

  他那充满戾气的红眼睛会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软化下来,那不自在的翘起的嘴角说明他的心情很好,他也会害羞,会气恼地藏起自己通红的耳朵。

  他没有带走属于他的任何一样东西。

  包括他最最亲爱的轰先生。

5

  轰焦冻每次想起那天,就觉得自己的胸腔里满是挤破的血泡,嘣嘣嘣地发出声响。心上的伤疤一次又一次鲜血淋漓地被揭开,潺潺地往下滴血,再从喉咙里变成酸水呕出来。

  在吐的昏天黑地的时候,他又是如此清晰地明 白,爆豪胜己已经不在他的世界里了。

  爆豪胜己死于一场事故。

  那天到现场最晚的是轰焦冻,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他听到消息后脑子一片空白,想也不想就往现场冲。

  可等待他的依旧是无法挽回的噩耗。

  轰焦冻眼看着大楼轰隆隆地倒下,卷来的烈风带着满地的尘土向他袭来。他不管不顾地往前冲,即便脚像灌了铅一样重。

  他看见了石块下面的爆豪胜己。

  轰焦冻觉得现在自己的表情一定难看极了,眼角不自觉地颤动起来,他的心在发抖,在身体里咚咚咚地咆哮。

  他发疯似地接着奔向那一片废墟,爆豪就在那下面。他将石头瓦砾一块块地抛开,力道大得指尖发白,不断有细小的尖石块嵌在指甲里,挤出一道道裂痕。

  他十指划得都是红痕,细小的血珠低落在细碎的尘土里。他终于看见他的恋人。

  爆豪胜己的额头上破开了一个口,鲜血就这样为汩汩地流下来。轰焦冻胡乱地将他头上的血迹抹去,脸上的血痕像极了当初荞麦抓出来的大花脸。

6

  爆豪胜己的体温在迅速流失,他的指尖凉的令人害怕。

  轰有些愣怔了,迷迷糊糊地看着医疗人员在这里边来来往往,不知名的仪器在耳边发出滴滴的声响。

  他的母亲是不是也这样离他而去了呢?

  就像是多年前厨房里开水壶的尖叫声,他的母亲颤抖着流泪,将滚烫的开水倒在他的头上,漠然地等待着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时光。

  求求你了,上帝啊。

  眼泪从轰焦冻的眼睛里涌出来,和地上的暗红色印记混在一起,形成一个个带有铁锈味的小坑。

  十年前我向你祈求,让我的母亲获得幸福,你不曾理睬;现在我想把爆豪胜己留下来,无论牺牲什么也好,只要他可以活下来。

  这是我唯一的愿望。

  请不要把他夺走。

7

  突然有一刻世界安静了下来,周围人的声音在在逐渐消融,仪器也似乎停止了工作。

  旁边的颜色都在飞快的向后褪去,纯白色的世界里只剩下爆豪胜己若有若无的呼吸声,气音在在他的嘴角附近徘徊。

  轰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,拨开他被血黏住的碎发,仔细倾听他的声音。

  时间的流动缓慢下来,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就像是清晨雏鸟的鸣叫。

  爆豪胜己似乎是醒了过来,他的指尖在颤动,细微的声响敲击在轰的心上。

  他终于听见了,爆豪胜己在说什么。

  他说:"这一次就算是那只笨猫赢了吧。"

  轰又一次听见了世界的轰鸣,而爆豪胜己却垂下了手。

8

  爆豪经常和荞麦打架,轰想到。这猫咪幼稚也就算了,堂堂爆杀王却也能和它扯到一块去。

  有的时候一人一猫打架可以打到惊天动地,而起因只是因为它蹭了他一袜子猫毛,或者他踩了一下它的尾巴。

  俩个家伙连占吃饭的位子都要分一个上下输赢,只是为了和自己坐的近一点。明明芝麻绿豆大的小事,能硬生生搞成核武战争,硝酸甘油的味道会弥漫在客厅里,而荞麦也会不甘示弱地耸耸胡须。

  但是他说,这一次是它赢了。

  他亲爱的轰先生不得不留给荞麦那只臭猫。

9

  轰焦冻决定离开。

  他叫来绿谷陪自己收拾东西,爆豪的东西他们一样也没有动,仿佛是二者之间心照不宣的规定。
他们沉默着把一些用具装进箱子里,在贴上封条,推到门口。

  与荞麦打架的人也不在了,它只好旁边喵呜喵呜的打转,瞅瞅有什么可以激发它兴趣的物事在。

  忽然荞麦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兴冲冲的跑过去,然后献宝似的叼到轰的面前。

  自从爆豪走了以后,它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
轰想着叹了一口气,揉了揉猫咪的头然后拆开了信封。

  结果意外的发现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,上面扑面而来的灰尘,令他呛了几口气。

  这大概是情人节里的纸条吧,轰捂着嘴巴咳嗽着,上面的字迹张牙舞爪,熟悉得他想发笑。眼泪就这么滴落在纸上,把墨迹晕染开来。

  Even death can't separate us.

  I will wait you all the time

  你这是作弊,你想把我留在这里。

  好,我乐意奉陪。

  于是,良久以后,轰笑着对绿谷说:"不了,我还是留在这吧。"

  我也将如此等待着你。

10

  后来,独自一人的轰焦冻居然意外地成为了一个固执的老人,他日复一日地坐在长椅上,看着来来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
  他的好友英雄木偶曾一度以为,自己的平静只不过是表象,毕竟当初他们眼中的轰对爆杀王的离去是如此的撕心裂肺。

  温婉如丽日也觉得,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蹊跷,怕不是沉默下的滔天巨浪。

  而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究竟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 他又曾经做过什么?

   他亲眼看着爆豪胜己死去,看着自己的猫深埋于厚重的泥土之下,有人说他亲手将一切埋葬。

  真的是如此吗?

  他依旧记得荞麦走得很安详,它有的时候会在家里徘徊,寻找那个和自己色系相同的,暴躁的,另一个主人的身影。

  然而啊,它快要老得走不动了,以前蹦蹦跳跳的步伐也变得沉重,那股倦怠的气息快要溢出来。

  它开始更倾向于趴在温暖的猫窝里,眼睛一闪一闪的,看向轰异色的眼睛,细细研究着其中自己朦胧的倒影。

  在它快要死去的那一刻,眼睛半睁半闭着发出暗淡的光,就这样静静地看向大门口。

  一如爆豪胜己出门那天一样。

11

  轰已经八十岁了。
 
  那是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,微风带着不知名的香甜的气息,空气里扬起的碎尘把阳关化作实体,把轰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下。

  一只卡其色的猫迈着步子向他走来,带刺的舌尖舔着轰的掌心,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轰轻笑出声。

  他静静地抬起头看见一人正笑着看着他,意料之中的,是那双猩红色的眼睛。

"哇,没想到当年迷倒万千少女的焦冻英雄,也变成了这副落魄的样子。"

  他身上的气味和当年的毛巾一样是橘子味道。

"是啊,是啊,这太不公平啦。你怎么让我等了这么久。"

  我一直都在等你。

  轰焦冻知道,爆豪胜己来接他了。

  他笑着伸出手,阳光把他的手照得暖洋洋的,就像荞麦那短短炸炸的毛在蹭他的手心。

  好吧,看来神听到了他的请求,尽管晚了几年。

  感谢上帝,让他们再一次相遇。

  他和他的猫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身边。


   I will wait you again and again.
   


最后两三节的灵感来自于《忠犬八公》,整篇文章也是基于如此的基调。想要把自己表达的写好一点,可惜并不如意,以后可能会进行修改。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。

评论(3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