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饼干从天而降

这里饼干,杂食怠惰√
开学弧啊弧
混沌邪恶√
就很颓,希望有好运降临

【伪全员】临渊羡鱼(3--4)

魔幻大陆的感觉,私设超级多

cp 瑞嘉 金凯 还有安雷

ooc可以当饭吃 重度中二患者

注意:**活在对话里的嘉德罗斯还有神奇的意识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其实是回忆杀(大概)

3唯有手中的墨镜还有一丝温度

生活在凹凸大陆的人三成,大都会在十四岁觉醒一种特性,其名为元力。拥有元力的人驱动元力来战斗,或是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,在这个阶级中苟延残喘地活着。

凹凸学院是一个契机。

它将全大陆最负有希望的元力持有者集中到一起,并将通过考核的学生划分为五个系:

魔法系,近战系,战略部署系,召唤师系以及远程辅助系。

这是与隔海相望的与凸凹大陆战争中,最佳的后备役。

五个系之间有微妙的联系,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的墙可以互通。

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,法师和战士之间是没有共同语言的。

更何况那个战士是格瑞。

炎炎的烈日当空,一金一银的俩人在院内的小路上相对无言,金几次蠕动嘴唇,结果只是咬下了边上的死皮。

粘腻的汗水顺着额头划下,又落到鼻尖,他们就像是被人落下的僵硬的木偶。

金终于忍不住这诡异的氛围,在咬掉了自己嘴唇上所有的死皮之后,有些忐忑地率先出击:

"那个,格瑞,你怎么。。嗯。。突然间想和我加深感情了?"

"哦,不是,你误会了。"格瑞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,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,"要是放你和嘉德罗斯两个人出去,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大乱子来。"

金刚想出言反驳就被格瑞迅速打断

"你这个路痴要是把嘉德罗斯拐跑了怎么办?"

"你们两个人非得把学院给毁灭了不成。"

   什么啊,我也没有这么白痴吧。金有些愤恨地磨牙,进而想到了嘉德罗斯,那个一出手就闹得鸡飞狗跳的大龄儿童。

多年的发小情谊在一瞬间打通,他终于明白了格瑞的用心良苦。

真是可喜可贺。

金想与格瑞分享这一喜讯,抬头便看见自己的面瘫发小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,终年不变的冰块脸上有了些许的温度。

就在这时,对,此时此刻

他感受到了,

这是同样的气息。

金回想起了在新生考核那段水生火热的日子,他也是在这样一个扎心的感受之下,看到了现在名声鹤起的星月魔女。

别着星星发卡的黑长发教官坐在星月刃上,及腰的发丝随风舞动,口中的棒棒糖咕噜咕噜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手上。

阳光之下,教官眯起的眼角都带上了笑意,她将手中的糖果硬塞入金的口中,说出的话夹着危险又甜美的气息。

"哟,可爱的入学者"

那种微妙的酸甜的气味,就像泡沫一样快要爆破开来,滴落出滴滴答答的声响,敲击在自己耳膜。

"欢迎你来到凹凸学院。"

那种想要将一切都暴露于阳光之下的感受,那种急不可耐的心情,那种猫匍匐在心上挠抓的触感。

金突然意识到那时的女孩子接下来所说的话

对他所说的有多么重要了,

我们将这种感觉叫做一见钟情。

"无论何时,都要记住,进入我们凹凸学院------

是要带墨镜的!!!"

一如那个冷彻的少年,眼中金色的光亮。

金理解了格瑞的所作所为。

4狗粮真好吃,还是鸡肉味的

金多年的八卦之心突然如熊熊烈火一般,迅速地燃烧起来。他有点好奇地想着,原来格瑞也会有喜欢的人唉。

有点神奇,明明是像冰块一样的人。

金决定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,于是出口试探。

"怎么会啊!!我的方向感哪有那么差!"

"再说了也不至于达到灭掉学校的程度吧喂!"

金发男孩故作不满的挥了挥拳头,偏斜地擦过格瑞的鬓角,带下几缕银色的发丝,和当初一样,那样淡然而又冷漠的颜色。

他看见银发的小孩静静地坐在废墟边上,面色如水一样平静,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散发出寒气,背后是被冰封的血色冻土,还有参天的冰凌。

格瑞不可置否,只是轻轻的瞥了他一眼,眼角带着微弱的笑意。

那不可公之于众的哀嚎深埋于冰层之下,鲜血的痕迹顺着裂缝延伸。

"你也许不会,但嘉德罗斯一定会。"

银发小孩的睫毛上挂着一层冰霜,霜下浓郁的紫色混沌不清,眼稍通红,血珠从干裂的皮肤里渗出来。

"有这么恐怖的吗?"金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,
"虽然嘉德罗斯是很厉害啦。"

明明面无表情,却像要哭出来了一样。

"魔法系三年级第一名的大名我还不至于没有听过。但是。。"

"总感觉格瑞你很了解他,他和你关系很好吗"

"势同水火罢了,不要胡思乱想。"格瑞有些别扭地甩下这句干巴巴的话。

真是一点点说服力也没有

"更何况,他只是一个超级自大的神经病。"

银发小孩身后的冰柱开始融化,睫毛上的冰霜化成水珠。

"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。"

融化后的泥土湿答答的和水混在一块,银发小孩从地上爬起,泥水糊了他一裤子。

"原来你是这么看他的嘛?"金贼嘻嘻地凑上去,又被格瑞嫌弃地推了回来。

冰化了,

"那可真是不错。"

嘉德罗斯是他的阳光。

金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,在法师袍里面掏掏抓抓出了一袋饼干,二话不说就撕开往嘴里塞了一把。

冰凉的水是铁锈的味道。

格瑞一脸莫名其妙,但发小犯蠢是很正常的事,数都数不清。还是不要尝试理解单细胞生物都在想些什么好了,他如是想到。

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,

"啊,凯莉学姐推荐的鸡肉味狗粮真好吃。"

"要不格瑞你也尝尝?"

春天要到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