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饼干从天而降

这里饼干,杂食怠惰√
开学弧啊弧
混沌邪恶√
就很颓,希望有好运降临

【伪全员向】临渊羡鱼(0--2)

魔幻大陆设定,

预计是中长篇

伪全员向,cp 瑞嘉,金凯,安雷(存稿还没写到他们qwq)

所以出什么cp打什么tag_(:з」∠)_

第一次写文,ooc可以当饭吃,重度中二患者

0.这大概是神的玩笑

俗话说得好,凡事皆事与愿违

当你以为风和日丽 ,老天就偏要给你一个晴天霹
雳。

至少此时此刻的格瑞是这么想的,他感到十分的奇怪,于是选择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发小。

而那个金发的男孩居然还在呵呵地傻笑,

格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面无表情地问:

"金,你怎么来了?"

作为整个凹凸大陆最顶尖的军事学院,一般人大抵都是进不来的,但格瑞所指的并非这种意思。

金自以为帅气地从兜里掏出一个棒球帽,啪叽一声盖在自己的头上,无所畏惧地耸耸肩,连摊开的手掌都带着无辜的气息。

"当然是来找我姐的了,我已经五年没见过她了。"

说着金双手叉腰,语气不由得激动了几分,连着唾沫星子溅在格瑞的脸上。

"这里会有我想要的线索!"

格瑞对发小的迷之自信感到疑惑而又无可奈何,他不由得想到魔法系的嘉德罗斯,那个聒噪的,可笑的,却又可爱的半精灵。

他也会像金这样,吵吵嚷嚷地说着要不要和自己比试一场,然后炸鸡汉堡夹带着薯条的味道就扑了满面。

他会躺在在学院的草地上晒太阳,青草夹杂着泥土的味道飘飘摇摇,被发现后会叫嚣着红了耳朵,令人发笑的话接连而来,和温暖的阳光融合在一起......

站在一旁絮絮叨叨,即将发表长篇大论的金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

"喂,喂格瑞!你听我讲话了嘛!"

格瑞晃过神来,镇定地点点头,开口便转移话题

"你不知道凹凸学院对于你来说有多危险吗?"

"哈,管他呢,这不是还有你嘛格瑞。"

"不,你想多了。"

格瑞内心拒绝.jpg

站在学院广场的他,无声地将头抬起有些长的银发斜贴在一侧。格瑞望向古朴的塔楼,在清晨的薄雾里,神秘的魔法的痕迹若隐若现。

塔楼上的银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,欢迎这一届新生的到来。

这里的水可比你想的深的多啊。古人语,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。

你我都是这池中的鱼,掩盖于重重的迷雾之下,又谈何退路呢?

但最后的最后,金的吃狗粮日常还是就这么愉快的展开了。毕竟世上没有回头路,就算格瑞说服了金,凹凸学院也不会接受所谓的退学。

何况格瑞是个面瘫√

当然啦,知道真相后的金是拒绝的

没人告诉我格瑞和那个什么嘉德罗斯有一腿啊??!!?

1.看谁都像当年的自己

"今年的新生看过去不是很给力啊"金一脸兴致缺缺地倚在椅子上,用学员的报名表扇着风,不过这股韧劲还真是像我。"

"得了吧渣渣,就你?"一旁的嘉德罗斯不置可否,困倦促使他打了个哈欠,泪水糊在一边。

"我看顶多就他们身上的傻气像你。"

金气得从座位上一跃而起,手中的一叠报名表耍得飒飒作响。而嘉德罗斯则是饶有兴致地抬了抬眼皮

"哟,怎么,你要和我决斗呀。"

"你!嘉德罗斯,我。。我。。好吧我就是渣渣。"

被隔壁半精灵眼刀捅了个对穿的金一脸认命地坐了回去,把手上的表格拍回桌面,同时收回了自己几欲掏出的魔杖。

拜托,嘉德罗斯唉,那个混世魔王。十三岁跳上魔法系三年级的天才,普通人这时候连入学年龄都没到好嘛。

无论我是把凯莉学姐的星月刃当饼吃了,还是把自己的魔杖矢量拿来泡面,都绝对不会干这种愚蠢的事情。

  于是,他选择转头看向自己的发小格瑞-------天才之间的决斗就要由天才来解决!

只见他那悲愤痛苦迷茫的情绪如打翻的五味瓶一般,混杂在脸上。他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,脸上刻着几个大字---------快帮帮你唯一的发小啊

  金差点就靠眼里的蹦出小星星来吸引格瑞的注意了。

可惜并不奏效

格瑞只是在一心一意地,替嘉德罗斯完成他的学员登记而已。

金 内心复杂.jpg

喂你这家伙怎么先帮外人啊,说好的发小情谊呢!不,不对,你怎么还有空帮人家写任务啊!!你这不是战略背叛吗?!

好像也不是,格瑞这不是临阵逃脱,是被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,是早已叛敌了唉。

金若有所思

嘉德罗斯的睡意一时之间也散了几分,他召唤出自己的魔杖----大罗神通棍,这个中二到爆表了的名字绝对是他自己取的。

黄黑相间的魔杖被他的主人挥舞着,最后直指格瑞的鼻梁,浓郁的魔法气息瞬间爆破开来。

金发的小孩兴奋地挑了挑眉,他说:

"格瑞,我们来打一架吧!"

"不"格瑞以一个简短的拒绝体现了他高冷帅哥的形象。

"可是那个渣渣很明显就是要你来复仇。"

"我也拒绝了金。"

突然被点到名的金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"喏,你看。"格瑞连头也不抬,依旧在奋笔疾书,像是对情况了如指掌,"就是这样,除非你还想被安莉洁导师冻在走廊。"

"格瑞,你也太无趣了,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。"他想起了那段悲惨的回忆,只好郁闷地将魔杖收起,化作点点的碎片消失在晨光之下。

只是有一点点不甘心罢了,嘉德罗斯有些生气地想,对,只有一点点,就一点点。

处于状况外的金感觉他错过了一个世纪,看着自己高的和小山丘一样的学院表格,再看看嘉德罗斯的桌子空空荡荡,他感受到了差别待遇。

哦,原来现在精灵已经是保护动物了啊!

  所以为什么我要答应来当什么该死的高年级教官啊!!

  金愤怒地将自己的矢量摔在地上

然后,随着啪啦啪啦的声音

他的魔杖就坏了

还断成了好几截

2生活如此艰难

金对这状况一脸蒙蔽,明明自己没做什么的呀,他不知所措地想到。手上魔杖的触感仿佛还在,而正主早已横尸当场。

我是谁,我在哪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

"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?!"嘉德罗斯笑得把嘴里的可乐喷了出来。他用袖子擦擦嘴角的可乐渍,恶意地翘起了嘴角,拉长声音说道:

"别忘了你是二年级有名的------近战法师啊 渣~渣~"

可惜此时此刻的战斗法师.金.混乱的小天使已经听不见他再说什么了。

他颤抖着蹲下身子,手如帕金森患者一样抖着,慢慢靠近那一地的残骸,一根根把魔杖片片撵起来,收进袖袍的异空间里。

然后抱头痛哭

凄惨的哭声响彻整个考场。同为高年级教官的四年级学长安迷修,以及魔法系的雷狮也被震惊地停下了掐架的脚步。

在艰难的考验中存活至今的考生也被吓得一激灵,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凹凸学院今年招人的新玩法。

考场密林中的埃米如是想着,于是越发握紧了姐姐的手。一旁的卡米尔垂下眼眸,将姐弟俩护在身后。

世界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金短短续续的抽噎。

良久以后,金愤怒地吸了吸鼻涕,视死如归地抱住半精灵的大腿,几根手指纠在一起,牢牢地抓住他的裤子。

"我不管啦,嘉德罗斯你要陪我去维修部!"

嘉德罗斯一脸的不情不愿,随着周围的人探究的目光应声重来,他的尖耳朵不自在地冒出细汗。

他暴躁地拽了拽金的脑袋,可惜并没有成功。骨骼惊奇的法师紧紧粘在自己身上,拔都拔不下来。

尴尬的气氛之下,嘉德罗斯的思维有些发散,他回到了更遥远的过去。

在那散发出潮湿气息的回忆里,在那消毒水肆意横流的记忆中,他听到有人说:

"有的时候王也是需要妥协的。"

  他突然清醒过来

嘉德罗斯听到自己有些干涩的声音从嘴边发出,是一如既往的带着嘲讽的语气。

"好了,虫子别抱我大腿了,裤子都要被你拽掉了。"

"再这样下去其他系都要知道我们这有个傻逼了。"

"我这就陪你。。 "

"不了,还是我陪他吧,你就乖乖地坐在这,不要惹出什么麻烦。"

本来还在填表的格瑞半路杀出,接过了嘉德罗斯的话头。然后他面无表情地拍了拍嘉德罗斯的头,无情地将金发揉乱。

格瑞假装没有听到后面金发小孩气恼的叫喊,转身拉起了自己的发小。

一气呵成√

金显然没适应这个新的变故,酿酿跄跄地跟在格瑞的背后,脑内风暴一触即发-------

唉??格瑞

这,这,他,他,他

他不是还在填表格吗?

金转头想要瞅瞅到底发生了什么,结果看见一摞写满了工整字迹的表格。

什么嘛,搞了半天你帮嘉德罗斯干完活了哦。

不是,

那我之前死皮赖脸争的一口气就这么没啦?

你叛敌就算了,提前通敌我也不说什么了,你还反咬自己司令部这就.......

几年的发小情谊说没就没。

还有,

你一个近战系的跟我一个魔法系的搞什么搞啊?

这相性和程序都不同啊!

你一个抗大刀的和我去修什么魔杖啊!

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21)